页面载入中...

美媒揭台湾“假消息”来自其内部 国台办回应

  他们拍照,他们演讲,他们拍戏,他们飙车,他们以明星的姿态在网络空间里维持着高曝光度,读者转化为粉丝。他们也许依旧写作,但只为爆款而来。这几乎是一个集体式的变化,冯唐只是其中一个。所以光怼冯唐“油腻”不够,这些年明星作家们的集体“油腻”才更值得讨论。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天怒怼冯唐的各路文章虽然角度和写法不同,但几乎都是站在各种现实生活的状况里表达对其简单粗暴论调的不满。可有意思的是,冯唐们当年的登场恰恰是以接管市民生活的姿态出现的,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去政治化潮流中所诞生的城市生活情感写作成就了一批作者,他们的写作既顺应了变动中的城市潮流,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变动潮流中人们的行动与心性。可是他们有接管市民生活的姿态,却缺乏对市民社会的实质承担,写作带来的巨大话语权既没有不断加强其文学作品精品化的生产,也没有产生足够回应城市生活情感负责任的新型表达方式,而是迅速地完成了自身的商品化并不断以速朽的方式追求商品世界里的不朽。看上去依旧面向大众在公共空间写作,但城市生活情感不再成为写作关切的对象,而仅仅沦为写作消费的源泉。

  所以今天的读者大概都有“走着走着就走成了一个人”的感觉,写进心坎里的文字越来越少,掏你的钱还要嘲笑你的文字却越来越多。

  可能有人会说何必那么较真,他随便写写,我们随便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但问题在于这并不是一场普通人的写作,不是一则私人日记,也不是诞生于一个私密空间,它并不满足于与陌生人的不期而遇,而是旨在转化为每一个流量关联到每一份收益。它每天与千千万万的同类文章不知不觉地改造与形塑人们的认知空间与价值坐标,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强制,但通过持续打造网络爆款文章与各类出位言行所再生产的话语权,不断挤占了另类叙述的可能性。于是,人们不再对文字有期待,人们也无法对文字有期待,并渐渐说服自己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

  脚店只能聊天小酌,吃饭咋办?它的门口有个小哥,一手抓着一把筷子,一手端着两碗饭——你是去送外卖吗?这身围裙制服好萌啊!

  宋朝人还特别讲礼貌。比如在画里,大街上,两个原本认识的人碰见了,一个打招呼,另一个人懒得理他,这种时候,就用扇子遮住面孔,表示“我很忙”。这种扇子也得了一个绰号,叫“便面”,俗称“挡脸”。

  名画就是名画,厉害了!

  有人会说,很多中国画构图不那么明快。但实际上,传统的中国画并不只是简单体现人物、山水、花鸟,而是要体现画外的神韵和精气神儿,就是大家常说的“意境”,中国的十大传世名画,无一不是如此。

admin
美媒揭台湾“假消息”来自其内部 国台办回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