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河北2名新冠的肺炎患者今日治愈出院

  舞蹈以手上动作为主,内容主要是摸仿老熊等猛兽的动作,力争凶猛怪诞。跳至高潮时,还要从火堆上飞身纵过。每至此时,鼓锣齐鸣,群情振奋,煞是壮观。接下来,跳曹盖的队伍围着寨子挨家挨户去跳曹盖舞,激烈地跳跃最后跳到田边地角为止。“原始人以为借摹仿动物、旁人或自然形象,希望获得一种力量,可以驾驭它们”,“打猎的部落在跳舞中象征地摹仿打猎和打死猎物,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对猎物投上一种魔力”。

  对白马藏人来说,“形象是与原本互渗的,而原本也是与形象互渗的,所以,拥有形象就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占有原一。”白马藏人的跳曹盖,可以理解为是狩猎前的预演,也可以理解为是狩猎后的庆典。如系前者,则目的是祈请神灵护佑,企望狩猎成功;如系后者,则包含了酬谢神灵、保来日平安的内容。至于佩戴黑熊形面具,白马藏人崇奉黑熊神,认为它是鬼怪们最惧怕的神灵,明显包含有驱逐疫鬼的内涵。所以,“曹盖舞同时又是一种用以恐吓幽灵、恶魔、鬼怪的舞蹈。”“因为只有凶猛恐怖者才能退鬼、逐疫。”所以,曹盖面具总是做得凶猛可怕,色彩鲜艳斑斓,装饰多样,或披以散发,或贴有胡子,或绑以彩扎。造形多样,线条古朴而稚拙。除了佩戴这凶猛可怕的面具外,跳曹盖者也浑身穿着长毛衣服,五彩斑谰,平添几分“兽气”,。

  跳曹盖的面具,平时挂在家里大门上方,驱邪纳吉,保一家平安,颇似汉族信仰中门神的职责。佩戴上面具进行的驱凶求吉活动——也就是面具与祭祀仪式相结合的活动,必然属于傩文化范畴。《说文解字》对“傩”的解释便是“驱逐疫鬼”,傩是祛邪巫术的一种,是一种古老的祭仪,是先民自然崇拜和灵魂崇拜的产物,其主要目的和功能是驱鬼逐疫、祈福禳灾。驱鬼,可以说是傩文化的核心。从这种角度讲,白马藏人的跳曹盖习俗活动实乃远古傩文化的遗响,是一种原始的傩祭活动,或者说是一种驱邪纳吉的傩舞。它与到为止其他地区发掘出的各种傩戏相比较,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和极高的学术价值。从某种角度讲,它比贵州威宁县彝族傩戏“撮泰吉”更为古朴、原始,也更有研究价值。

  沈善增著有长篇小说《正常人》,长篇纪实文学《我的气功记实》,文艺性论著《上海人》,学术专著《善增读经系列》(《还吾庄子》《还吾老子》《老子走近青年》《孔子原来这么说》《心经摸象》《坛经摸象》),《崇德说》,中短篇小说集《心理门诊与魔鬼》,随笔集《不惑是一种境界》等。

  在很多上海作家眼里,沈善增的一项重要贡献就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担任上海作协“青创会”讲习班老师,大家戏称他为“沈教头”。在沈善增带领的两期小说创作学习班学员中,涌现了孙甘露、金宇澄、殷慧芬、阮海彪、程小莹、沈嘉禄、张旻、朱耀华、徐策、陆棣等日后在上海文坛颇有建树的作家。曾是学员的沈嘉禄回忆,文学创作大概是不可教的,但上海作协组织的脱产学习班提供了一种学习与交流的极佳形式。沈善增请来不少大咖来讲课,像是陈思和、蔡翔、陈村、瞿世镜等,最后半个月到外地封闭创作,几乎每个学员都交出了好几个作品。沈善增提出的口号是:“找感觉、要真诚、反奶油”。这九个字直白而中肯,在当时的文学环境下,能使文学爱好者避免走弯路,放在今天仍很有价值。

  原标题:上海作家沈善增病逝,曾是上海文坛的“沈教头”

  3月24日,“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的启动仪式暨论坛在北京举行,据主办方介绍,该文学奖旨在发掘和鼓励优秀并具潜力的青年华语作家。

admin
河北2名新冠的肺炎患者今日治愈出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