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追忆盛中国 动人琴声中送别一代小提琴大师

  一年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说起清明物候,今人常不分地域南北便会提起清明三候:“一候桐始华,二候田鼠化为鹌,三候虹始见。”大致意思便是在清明这个时节先是泡桐花开放,接着因为气温上升喜阴田鼠都躲洞中,最后便是雨后的天空可以见到彩虹了。“

  只是这记载于《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的七十二候多以黄河流域的物候观察为据,华夏大地跨越几个气候带,同一区域更有海拔差异,七十二候之说本就做不得真,亦是古时文人笔墨游戏,川西的物候亦自有其规律。

  成都的泡桐盛放在春分前后,每年的三月中旬,成都锦江两岸的泡桐便已是一树繁花,红星桥头已尽是泡桐花浓郁闷人的香气。泡桐花有着巨大的紫色花冠,漏斗状钟形,花冠腹部通常有两条皱褶,在皱褶隆起处为黄色,花冠内面常有深紫色斑点。很早以前街巷院落里一树花开泡桐曾经是小朋友们的最爱。那是因为这桐花富含花蜜,而且这花蜜超好吃,小时候,最爱爬到泡桐树上摘下泡桐花吸吮里面的花蜜,这种甜美的滋味会一直穿越时间,铭记于心头。

  展览策展人由同样热爱笔墨书写的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担任。张大春,好故事、会说书、擅书法、爱赋诗。被誉为当代华文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多年来随姑父欧阳中石研习书法。张大春认为,莫言的字——尤其是刻意用左手书写的墨迹,看来似乎没有二王以降整个书法传习历史的临摹传统痕迹,也恰恰就没有了钱泳所谓“为真、行(楷书、行书)汩没”的天真气、孩子气、自然气。

  张大春在策展前言中称,文人士大夫立身行道,以作文为本,所以不论应试、论政、考学、吟诗、书札,简帖、笔记……一切用心用力,所事所为者,都在文房四宝之间周旋解决。如今,显然,士大夫的生活与文化已经成为历史角落的陈迹,看似远远不能追步于晋唐韵法或宋明格调,但莫言所谓书法所谓的“练”——尤其是虽不以书家自期自诩,却旦暮不离笔墨纸砚的大量书写,并非书法专业,依然能凡事不离书法实践,此乃“笔墨”于“生活”的真相。

  莫言书法展览的主办方梦边文化是一家长期致力于推广文人艺术的文化机构,创始人张维娜称,中国文人自古与书法艺术紧密相联,从苏东坡、王羲之到近代的梁启超、沈从文个个写得一手好字。文人念念不忘书法,书法是文人回到艺术最近的路,也是最日常的路,因为文人终日与文字为伍,写字出于本能,虽然久别,总归还是要回去的。本次展览就是从笔墨方寸之间,展现莫言作为著名的当代文人,与古典、传统、书法艺术以及当下日常生活的对话。

admin
追忆盛中国 动人琴声中送别一代小提琴大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